笔上人-创作小说文学网站>穿越历史>小狼狗【人兽双】 > 50在孩子身边被到崩溃喷水(大结局)
    “……停、啊……小七……嗯……”难以忍受的刺痒麻软让秦舒连脚趾都无法克制地抽搐颤动,他死死地扣着自己被捆缚住的手腕,发软的膝盖打着颤往前挪动,但那点微小的距离却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,只让身下的床单更加狼藉地皱成一团,随着他的动作在小腿上来回磨蹭,“呜……哼、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里……”狠狠地挺腰,将自己的鸡巴深深地钉入那湿软的屄道当中,秦小七丝毫没有因为秦舒的话而停下动作的意思,“……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!嗯、哈呜……”整个人都被顶得往前滑去,又被握住腰肢毫不留情地拽回来,用烙铁一般炙热滚烫的粗大肉棒凶狠贯穿,秦舒呜咽着,用力地咬住了床单,才压下了想要尖叫的欲望。

    可身后的人却因此更加放肆,摆动腰胯像是要把那骚贱的肉道插烂顶穿一般大力地鞭插奸淫,大股的骚水还没来得及流出屄口,就被拍打得四散飞溅,将两人交媾的地方弄得湿润粘腻,满是情欲的靡香。

    秦舒胸前的两团嫩乳随着身后的顶弄而不断地前后滑动挤压,丰盈的乳汁被按得从奶头中溢出,一滴一滴地落在床单上,那甚至说不上来是舒爽还是难受的感受让秦舒难以自制地挣扎起来,被操干得充血的内壁痉挛地收缩蠕动,拼命地夹着插入其中的肉屌,却不知是想将其推出去,还是更深地吃入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紧……”秦小七被夹得低哼了一声,忍不住抬起手,在秦舒浑圆肥软的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一下,清脆的巴掌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,边上睡得正香的小奶狗的耳朵都不由地动了动,“放松……”极力压低的声音低哑得近乎喑哑,带着些微抑制不住的笑意,“……就算这么说你也做不到吧。”

    他轻声笑了起来,重重地在秦舒的体内冲撞了几下之后,忽地伸出手,捏住了前方插在秦舒马眼当中的尿道棒,配合着自己顶弄的动作转动抽送起来。

    细长的软棒有时只是用一小截在尿道中快速地抽插进出,有时退至入口,只差一点就能整根拔出——然后又深深地顶入,楔子一般狠狠地凿入,密布表面的圆鼓颗粒随着转动不留丝毫余地地碾过柔嫩的内壁,那尖锐到近乎疼痛的剧烈刺激甚至盖过了屄穴传来的快感,令秦舒整个人都紧绷着抽颤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啊啊……老公、嗯……好、啊嗯……哈啊……”被汗湿的发丝软软地贴在耳侧,精致的面容上满是狼狈的泪痕,秦舒颤抖着扭动腰臀,想要从那近乎折磨的快感下逃离,甚至忘了要去克制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,“……疼、啊啊……好爽……要死了……拔、出去……嗯……再深点……”从口中吐出的话语混乱而矛盾,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只觉得秦舒这放荡的模样勾人得要命,秦小七插入的力道又加大了几分,本就酸软的子宫口被操干得越发酥麻,仿佛下一秒就能被冲撞开来,插在尿道里的细棒也越发快速地抽送戳刺。

    “……停、啊……小七……嗯……”难以忍受的刺痒麻软让秦舒连脚趾都无法克制地抽搐颤动,他死死地扣着自己被捆缚住的手腕,发软的膝盖打着颤往前挪动,但那点微小的距离却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,只让身下的床单更加狼藉地皱成一团,随着他的动作在小腿上来回磨蹭,“呜……哼、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里……”狠狠地挺腰,将自己的鸡巴深深地钉入那湿软的屄道当中,秦小七丝毫没有因为秦舒的话而停下动作的意思,“……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!嗯、哈呜……”整个人都被顶得往前滑去,又被握住腰肢毫不留情地拽回来,用烙铁一般炙热滚烫的粗大肉棒凶狠贯穿,秦舒呜咽着,用力地咬住了床单,才压下了想要尖叫的欲望。

    可身后的人却因此更加放肆,摆动腰胯像是要把那骚贱的肉道插烂顶穿一般大力地鞭插奸淫,大股的骚水还没来得及流出屄口,就被拍打得四散飞溅,将两人交媾的地方弄得湿润粘腻,满是情欲的靡香。

    秦舒胸前的两团嫩乳随着身后的顶弄而不断地前后滑动挤压,丰盈的乳汁被按得从奶头中溢出,一滴一滴地落在床单上,那甚至说不上来是舒爽还是难受的感受让秦舒难以自制地挣扎起来,被操干得充血的内壁痉挛地收缩蠕动,拼命地夹着插入其中的肉屌,却不知是想将其推出去,还是更深地吃入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紧……”秦小七被夹得低哼了一声,忍不住抬起手,在秦舒浑圆肥软的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一下,清脆的巴掌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,边上睡得正香的小奶狗的耳朵都不由地动了动,“放松……”极力压低的声音低哑得近乎喑哑,带着些微抑制不住的笑意,“……就算这么说你也做不到吧。”

    他轻声笑了起来,重重地在秦舒的体内冲撞了几下之后,忽地伸出手,捏住了前方插在秦舒马眼当中的尿道棒,配合着自己顶弄的动作转动抽送起来。

    细长的软棒有时只是用一小截在尿道中快速地抽插进出,有时退至入口,只差一点就能整根拔出——然后又深深地顶入,楔子一般狠狠地凿入,密布表面的圆鼓颗粒随着转动不留丝毫余地地碾过柔嫩的内壁,那尖锐到近乎疼痛的剧烈刺激甚至盖过了屄穴传来的快感,令秦舒整个人都紧绷着抽颤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啊啊……老公、嗯……好、啊嗯……哈啊……”被汗湿的发丝软软地贴在耳侧,精致的面容上满是狼狈的泪痕,秦舒颤抖着扭动腰臀,想要从那近乎折磨的快感下逃离,甚至忘了要去克制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,“……疼、啊啊……好爽……要死了……拔、出去……嗯……再深点……”从口中吐出的话语混乱而矛盾,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只觉得秦舒这放荡的模样勾人得要命,秦小七插入的力道又加大了几分,本就酸软的子宫口被操干得越发酥麻,仿佛下一秒就能被冲撞开来,插在尿道里的细棒也越发快速地抽送戳刺。